小忆

【原创】初一与阿夜之说书人·锦鲤抄(肆)、(终)





夏末又听到少年爽朗的笑声,他依然看不清他的脸,但周边的场景却清晰可见。这次是在一个大荷塘边上,那荷塘布局和他家的有些像,只是更大些,边上没有亭子却有一条长廊。
“喂,你听得见吗?听得见快探出头来让我看看,我知道你听得懂的。”
那个少年坐在塘边,赤足一下没一下地撩着水。这次他说话了,而且声音很清晰。
“快出来~我请你吃荷花水晶糕!”
这次水中一阵波动,一条水纹一路荡到少年身边,随之窜出一条金红明艳的鲤鱼,抬着头小嘴一张一张的,冒出许多水泡。
“总算出来了,鲤鱼大仙~你这回该理一下我了吧?看在我喂了您老这么多糕点的份上。”
大鲤鱼高冷地喷出几口水当回应。
“……不愧是鲤鱼大仙。”那少年抬了下手臂,状似抹了把脸上的水,“大仙,你听懂人话不会真的是哪个得道的鲤鱼精吧?就像戏文里说的名为‘X唯’的狐狸精或叫‘X贞’的美女蛇妖……”
“吾为男妖。”
那大鲤鱼又喷了口水,这次那少年没擦脸,而是被突如其来的陌生男音吓在原地。而夏末忽闻这清冽至极的声音也愣在那里,心中立刻冒出一个念头,接着那条大鲤鱼说的话,证实了他的想法。
“还有,吾名湫黎,莫要再叫其他名号了。”
【叫爷湫黎,不准再叫其他什么奇怪的称呼!】
【嗯,湫黎。】
“好,湫黎~”

夏末的眼皮很重,而在意识回笼之前,他首先感受到的只有一个“痛”字。是无法明说的,全身上下不知是骨子还是皮肤透出的火辣辣的刺痛,好像刚在针海里滚了一圈,每一寸皮肤都叫嚣这疼痛,恨不得马上再昏过去。
“你醒了?要喝水吗?”耳边传来清冽的声音,本是熟悉至极,此刻听却有种恍惚感,似乎还在梦中。
夏末疼得没法动,就着湫黎的手喝了点水,刚开口说一声“我……”喉咙就撕裂般的疼,刚刚喝的水似乎完全没缓解那种灼痛,夏末惊讶地瞪大眼,抬头望向湫黎格外憔悴的脸。
我怎么了?
湫黎立刻明白夏末眼中的疑问,但他没有马上回答,只是苦涩地笑笑:“……对不起,这辈子还是害了你。”
夏末忍住喉头的干涩,用嘶哑声音艰难地问:“为什么……这么说?”
湫黎笑了笑,笑意却未达眼底:“你该猜到了,我说的那个百年前被我害死的人……就是你的前世。虽然性格完全不同,但灵魂却有相同的缺口……那是我不小心吸走的,所以,你这辈子会如此病弱,也都怪我。”
我不怪你。夏末皱了皱眉,想这么说,但就这么一个小动作就牵扯到整张脸的痛觉,他直觉他大概连脸上都没什么好肉了。
湫黎能看懂夏末如古井沉寂幽深的眼中未言的话语,但他只是笑着,什么都没说,只是无限悲怜地俯首于枕边,夏末看不见他的脸,只是听见那只百年来都活得恣意随性的鲤鱼精,用低哑的声音极轻地说:“你这个样子可真不好看呐,在恢复前可千万不要照镜子,但放心,很快就会恢复的。”
湫黎这话是什么意思?
湫黎抬起头,清澈的双眸似盛着映着明月的一方水塘,他笑得很温柔,温柔地不似本人:“夏末,抱歉,很多愿望都不能实现了。但我可以保证在死之前都会记着你,你在喝下孟婆汤之前也不会忘了我吧?”
“不,咳……不会。”
——但请你不要这么笑,太不像“湫黎”了,让我觉得不舒服……很不舒服!湫黎,你是想做什么吗?
“嗯。”湫黎轻轻地用额头碰了碰夏末灼热的手心,这般亲昵动作把夏末吓得心跳落了一拍,刚想问做什么?就听湫黎说了一句话,那一刻夏末敏锐的第六感甚至让他停止了呼吸——
“其实我想,我大概是真的很喜欢和你认识的这段日子,无法想象多年之后看到你忘了我,冷漠甚至敌意待我的样子。只是这么一想就觉得还不如死了好,来世不当妖,活做凡人,就算当条普通鲤鱼,永远心无旁骛地张嘴吃你投的糕点就好……”
湫黎在这段话越说越轻,都后面几乎都是用气说话了,但那时候夏末都没听进去,只感受自手心冒出冰凉的湿润,开始漫延至全身,那种难耐的疼痛立刻得到缓解,像是浸在微凉的清水里,清爽得不可思议。
夏末震惊又带着欣喜望向帮他脱离痛苦的妖:“湫……”
笑意凝在唇角。
那只妖浸在红色的微光中,枕着他的手心,合眼浅笑,婴儿般睡得无比安详。
那副画面如此静谧,让夏末不忍打扰,想是湫黎用了太多法力累了吧?那是该好好睡。我也陪你睡,我们一同道“晚安”。
夏末这么想着安静地躺平,不再动弹,合上眼,不知为何那泪水就这么止不住,不断不断地冒出来,既然止不住就这样吧,希望醒来湫黎不要笑话……不要笑话,他这不会转弯的“痴子”。


“……因嫉妒其才赋而纵火害死夏府公子一条人命。判,秋后问斩!”
“哈哈!才赋?那个木脑袋只是有鲤鱼精相助才会画出这等佳作,不然他那比得过本少爷——本少爷是谁?你知道本少爷自小是谁教的吗?!怎会比不过那等半路出家的愚民——”
“胡言乱语!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本官可告诉你就算你是王爷家的少爷也没人能保住你了!带下去!还有你这妖言惑众的假道士,诱导他人害命,还说有什么鲤鱼精,哼!同判秋后问斩!”
“大人!贫道没说谎!真的有这鲤鱼精,只是现在不知为何找不到了……那夏家小公子肯定也没死!大人信我啊……”
“再妖言惑众,本官就要判你当庭斩首了!带下去!”
楔州多年没出命案了,还是这么个有传奇色彩的命案,给清闲的楔州百姓们提供了好大的谈资,还有说书人凭着这只言片语编出些“鲤鱼化作美女相陪报画像之恩,却让王爷公子嫉妒纵火害人”的故事,赢得满堂喝彩,不知真相却当真事讲得头头是道津津有味的,这便是“世人”吗?
“世人皆爱听这烂俗却浪漫的故事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“我倒是希望您来当这说书人,至少您不会胡编乱造。”
茶楼的一个靠窗角落,有一藏蓝布衣的淡漠男子,和一看着尚且年轻的白衣青年,他们对听书似乎都不感兴趣,坐得远远的,只喝着茶安静地聊着天。
“所以你才把这真实故事告诉我吗?只怕在下要让夏公子失望了,在下是个厨子,不会说书,但在下有个朋友是个爱说书的,比一般人要不一样些,你有机会说与他听,他可能可以说得好。”
“好。日后有缘相遇我会与他聊聊。“
“嗯,你与他心性有些相似,应是会谈得来。那么……接下去你要往那边走?我倒是知道个道观,里面都是心善正直的得道修士,你可以问问……”
“不用了,”那白衣青年轻抚一下藏于袖下的赤红明珠,垂着眼道,“他认为我们的结局是:多年之后,夏某已老,放下执念,唯留这断句残片与满篇锦鲤图,告诉子孙那些传说,将悲欢收敛。”
“但你不是想要这样的结局,不然你不会出这家门流浪世间。”
“……”夏末犹自垂着眼睫,忽而笑道,“是是!可那百年木鱼不懂!我既会为了不忘他而画上千幅画像,我就能此生为他而活,无论生死……至死不渝。”
阿夜看着那青年几近偏执的痛苦神色,自知这事他已有打算,他没资格插手,也没法加以评价。他忽然想起某个心性与他有些相像的少年,不知他是不是也会露出这样的神情?那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议了。
楔州城门口,黄土大道上,两名男子拱手道别。
“与阿夜相识,我很高兴,若有缘再聚。”
“有缘再聚,预祝你一路平安。”
“嗯,也祝您,早日寻得那人。”
夏末转身之时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原来萍水相逢就是这样的啊,湫黎,我有点明白你百年孤寂的原因了,十年来只与你相交,都不知世人如此落寞。世人千千万万,世人仅有不到百年寿命,却鲜有可以相识到老的,零零落落的那些,终究是路人,终究是一个人上路。
所以啊……得遇汝一人,何其有幸。你可真舍得留我一人于世。
愿与子,伴余生。
愿午夜梦醒时,你犹在荷塘月下,一袭红衣灼灼,琴声泠泠,忽而笑意盎然地回首,犹如夏风骤起,那一塘水粼粼,荷香幽幽。
可以吗?湫黎。
赤珠华光流转,谁的灵魂喟叹。
END

第一篇完结~开放性结局,虽说其实我是亲妈(?)
虽是听着《锦鲤抄》写的,但画风一点也不一样呢……
望喜欢,看情况写不写第二篇

评论

热度(2)